第一章 - 先于支柱:伊斯兰教的起源

穆斯林,基督徒和耶稣

第一章

 

先于支柱:伊斯兰教的起源

 

公元6世纪末,一个男孩出生于阿拉伯半岛的麦加。他的父亲已过世,他的母亲也将在他六岁时去世。就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男孩长大成人,他统一阿拉伯人,发动军事战役,并成为受千百万人尊敬近千年的先知。
他的名字是穆罕默德。他是人类历史上最有名的人物之一,他的名字是伊斯兰教现代特征的代名词。
在伊斯兰教之外的研究和神学方面,学者对穆罕默德还是保持一定距离。近期的研究揭示了他的性格、语言、文化习惯及外形。对于那些不是想解释就是想反驳穆罕默德的学者、传道者和辩护者,这些很重要。但撇开这个学术热潮,必须要说的就是穆罕默德首先是人中的领导者。甚至在今天,伊斯兰教可能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宗教,在三个一神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中,它有最令人畏惧的宗教之称(只有部分是应得的)。
对于穆罕默德40岁以前的事情,人们并不十分清楚,但是这期间的历史研究可以填补一些空白。他的出生地,麦加,是条贸易路线和企业的重要枢纽。这是条直通的驼队路线,在海运贸易中,也具有的重要地位,它为印度和非洲提供产品和金融等的交换场所。据推测,穆罕默德15岁之前曾参与买卖与商旅,远至叙利亚。
尽管穆斯林认为穆罕默德出生至幼年的时代是蒙昧时期的结束,但毫无疑问,在阿拉伯半岛,当时肯定有各种宗教信仰和习俗。那个时期的阿拉伯人大部分是泛神论的,很多都拜偶像,崇拜各种神灵和偶像。出于商业和扩张的目的,基督徒和犹太教徒也在阿拉伯许多地方定居。
然而,麦加圣殿——克尔白,当时已是一个阿拉伯人公认的宗教中心。克尔白是一系列神圣的石头堆砌而成的,其中最重要的一块石头是那被认为从天而来的“黑石”。“黑石”置于克尔白的东角,每年的朝圣都要求朝圣者来到“黑石”之前举行各种仪式。但是在当时,克尔白殿内供奉着三百多尊阿拉伯各部族崇拜的偶像。
早期犹太教和基督教文化对阿拉伯人也产生了影响,这在穆斯林的圣书《古兰经》中很明显。犹太人向阿拉伯邻居分享了自己的信仰,基督徒也是如此,至少传播了对一神论和耶稣这个人的粗浅认识。在《古兰经》中很容易找到许多旧约和新约中的故事,有些只是一部分,包括创造世界、亚当和夏娃的堕落、大洪水、耶稣的出生和耶稣行奇迹等。

穆罕默德的一生

虽然直到穆罕默德去世100多年后,才有关于他的记录,但是穆斯林学者的研究报告说穆罕默德是由祖父和叔叔在他们家族部落“古莱什部落”抚养长大的。他的祖父和叔叔在当时负责看管克尔白。因此,他在早年就开始受宗教的影响。
相传,穆罕默德在商队时,遇到一位景教僧人。景教僧人是基督教异教徒,在五世纪中期就已正式脱离教会。这位僧人认为穆罕默德是位先知,应该也这样告诉了他。
后来,穆罕默德娶了比他大15岁的地位显赫的贵妇——海迪彻。因为海迪彻很富有并且生意关系很多,穆罕默德通过管理她的商队,地位越来越高。他是麦加公会的成员,也是位多产的旅者。他和许多犹太教徒、基督徒讨论关于上帝的故事及见解,尽自己所能热切地吸收信息。穆罕默德和海迪彻一共有七个孩子,有六个都夭折了,没有存活下来的儿子。海迪彻去世后的 20年内,穆罕默德又娶了十几个妻子。
当代西方通常将穆罕默德描述成一位一心只想误导众人的假先知,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他至少在一开始是个渴望认识上帝的人。他环游阿拉伯,和基督徒、犹太教徒还有多神论拜偶像的阿拉伯人讨论上帝的途中,对本可以获得的上帝的真貌渐渐产生了幻觉。
穆罕默德40岁的时候,对身边亵渎上帝的做法越来越忧虑。他认为人类在逐渐偏离上帝的道路,他们在淡化真理,远离真正的宗教。
根据伊斯兰传统,穆罕默德到离麦加不远的希兰山洞中独自冥思祈祷。就在其中一次的冥思过程中,他听见了上帝的声音,有些人说是上帝的使者天使长加百利(穆斯林称之为“圣灵”)。
穆罕默德得到了一系列他认为是来自上帝的信息;他也坚信他应该将这些信息传给众人。这些信息在他死后编著成了《古兰经》。
有一段时间,穆罕默德对自己的想法和行踪都很保密,但只要他出现于众人面前,麦加大部分人都不愿与他有任何瓜葛。他宣传的信息太过极端,还说上帝会审判那些不听从不顺服的人。那些接受穆罕默德教导的被称为穆斯林,字面意思是“顺从上帝”。因为他宣传只有一位神是至高无上的,人们认为他威胁到了克尔白及其周边的商业买卖,因为这许多买卖都是由于麦加的宗教文化才兴旺的。
他们一开始就遇到了迫害。麦加人非常暴力,但麦加城的领袖却纵容他们的侵袭。不久,穆罕默德和家族中的几个信徒逃到了麦地那,离基督教王国阿比西尼亚(大概是现代的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只有红海之隔。在麦地那,人们更愿意听从这位新先知的教导。最初,基督徒和犹太教徒都乐意接受穆罕默德,只因为他坚信独一真神至高无上的权威,也坚称崇拜其他偶像会带来审判和忿怒。
意味着“顺从”或者“皈依”的伊斯兰教,历史上就是在此时从家庭规模转变成真正宗教运动的开始,并且进行了制度化。穆斯林的日历从公元622年开始。随后的伊斯兰军事战役,给战争参与者提供工作赔偿,穆罕默德利用这个运动,使跟随他的形成了一群更有凝聚力的信徒团体。在穆罕默德一生中,共有76场这样的战役。
对于穆罕默德来说,最初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存在无关紧要。事实上,众所周知,穆罕默德支持并宣扬讨拉特的真实性,宣扬犹太先知的经典和耶稣的教导。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穆罕默德明显是位完全不同的先知,所以犹太人不再像他期待的那样尊敬他,基督徒因为已经有了先知、使徒和弥赛亚,穆罕默德插不进去。过了一段时候,穆罕默德讲话的主要听众就只剩下他自己部落的同胞。
到公元632年穆罕默德去世时,他已经统一了整个阿拉伯民族,为他们提供了宗教教义和成文的法律,也带给了他们军事上的胜利。到公元730年左右,伊斯兰教的传播已远至西班牙和法国,并且有很多区域整个已成为穆斯林,包括叙利亚、伊拉克、埃及、波斯(伊朗)、阿富汗和北非(现在的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

信仰故事

和贝都因人的家庭时光
我们阿拉伯的穆斯林朋友教给我们的众多事情之一就是家庭的力量。年轻的穆斯林直到结婚前通常都与父母同住。大多数东方国家,根本没有听说过年满18岁就独立自主这个说法。而且年轻人就算结婚后,在父母的房子上再盖一层使自己有足够的空间也很正常——正好在彼此之上!!
生意也是家族经营。重要会议和聚会上,甚至是婚礼和葬礼上,小孩常常在大人中间跑来跑去。穆斯林争斗、相爱、出生、死亡,都是以家庭的形式。不要误解我的意思,这样也不全是甜甜蜜蜜,只是和西方非常不同。我们最珍视的信条——个人主义——大多数穆斯林根本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他们会说,“如果我们的祖先可以,那我们也可以!”
对于我们家,这在很多方面都是很好的教育。我们学会了一些在美国可能根本体验不到的共同分担。在黎巴嫩,我们的三个小孩也参与我们家每次的聚会。他们帮忙端饭上菜,甚至还会计划并组织我们在家或者交流中心举办的事项。
有一次感恩节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我们决定送给住在贝卡山谷(靠近叙利亚)帐篷里的贝都因孩子们一些玩具。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有这么多玩具,但那些贝都因孩子们都非常贫穷,可能什么玩具都没有。令我们吃惊的是(震惊可能更能表达),孩子们拿来了大部分他们最好最贵的玩具来送人。在我和克里斯(我的妻子)恢复了一丝之前的崇高感之后,我们笑着说,“非常好,我们走吧!”
我们在感恩节后的那天开了两个小时车。当停在我们熟悉的最贫困的难民营之一时,出现了一大群不知从哪来的小孩。他们看起来好像从没有见过外国人一般。这些流着鼻涕、光着脚、露出灿烂微笑的孩子充满了好奇。
就在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有礼物的时候,大概又有50个孩子突然间开始抱我们车的后备箱。老实说,我们当时真有点受不了。很可笑,“服务穷人”常常不会带来我们期待的那种良好感觉。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们决定在给他们礼物前,先为他们唱首阿拉伯语的歌。可能是想到他们都是些小孩给了我们底气——虽然我们绝对不是冯特拉普一家(《音乐之声》中的一家)。我们试着去想我们都会用阿拉伯语唱的儿童歌曲,最后我们的选择减少到大约……一首。
“我有喜乐,喜乐,喜乐,喜乐在我心底。哪里?在我心底。”(《Down in my heart》) 知道这首歌吗?嗯,这就是我们所唱的。那个场景可想而知!
但是最可笑的是这个:喜乐这个词听起来是“farrah ”。但是阿拉伯语中老鼠这个词与这个几乎一模一样。差别太过细微,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实际上唱的是,“我有老鼠,老鼠,老鼠,老鼠在我心底。”
我们一直弄不清楚为什么这些孩子认为这首歌这么可笑,所以当然,我们就越加高声唱(别人无法理解你的另一种语言时,这正是你会做的。)我可以想象那晚难民营中的笑声。“穆斯塔法,你听见那些傻呵呵的白人唱的有老鼠在他们心底了吗?他们还认为特别有趣。我真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总之,我们一年后才弄明白。
唱完有老鼠在心底之后,我们分发了所有的礼物并告诉他们上帝爱他们。
我不认为在那次的见面后,有哪个小孩奇妙地遇到了上帝,但对于我们家,这肯定是件好事。也许并没有那么糟。

安拉是谁?

看起来穆罕默德好像从未想过要开创一个新的宗教。他不认为伊斯兰教是他创造的。他认为伊斯兰教是回到独一真神,亚伯拉罕的神那里的召唤——顺从安拉。
知道安拉是“上帝”的阿拉伯语,这一点至关重要。很多人错误的认为安拉是穆斯林崇拜的一个神的名字,认为安拉是个异教的神或者其他什么奇怪的神灵。事实上,穆罕默德时期的基督徒也用安拉一词,现在也仍在使用。阿拉伯国家的基督徒——甚至就在你读到这里时——每天都在向安拉祈祷。他们是向上帝祈祷。真正的信徒用阿拉伯语祈祷时,上帝就是安拉,安拉就是上帝。还有,翻译成阿拉伯语的圣经中也是用安拉指代上帝。
有些人不同意这一点,争论说安拉这个词源于前伊斯兰一个月神的名字。或许早期使用时这个词确实有这个含义,但就算如此,那些含义早已不复存在。安拉(Allah)源自阿拉伯语词根 “Al-Ilah”,只有“神”或者“神灵”的意思。
安拉(Allah)一词在语言学上与希伯来语中的“Elohim”和阿拉姆语中的“Elo”、“Alaah”有关联。阿拉姆语中耶稣在十字架上向父神呼喊用的词是以利“Alahi”(有的英文译本译作“Eli”),比起现代英语中的“God” 一词(源于日耳曼语的异教词“Gut”或“Gutan”),这在语言学上更接近阿拉伯语中称呼上帝的词。
我认为,告诉一个穆斯林他信仰的是“错的上帝”毫无帮助。我认为肯定更有帮助的是让我们的穆斯林朋友看到,通过耶稣基督,他们可以更完全的信仰上帝。

信仰故事

大海边缘的人们
房子没了——被卷进了地中海。这是昨天晚上袭击贝鲁特海岸的巨大风暴摧毁的30所房子之一。就当我们坐在一所“好房子”的客厅里,喝了一两个小时的咖啡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又一次觉得无助,又在问上帝为什么?这些都是些游牧的贝都因阿拉伯人,黎巴嫩内战时流离失所至此,沿海建立了一个简陋的城镇,离我们住的地方只有五英里。而现在,就连他们临时搭建的小屋也没了。
对于我来说,这一天开始的很平淡。我一直试着给每个黎巴嫩议会和内阁成员一本新约圣经,并与他们一起祈祷。这有时候非常令人鼓舞,其他时候就是步履艰难。就在这一特殊的日子,我独自到了一位成员的家 ——因为能和我一起的朋友都一个个退出了。天下着大雨,我饥肠辘辘,也不情愿到那里。上楼的时候,我默默念着有些疲累的祈祷,“上帝,帮帮我!”
我走进了一个烟雾缭绕满是男性的办公室,这些人都想要从这个重要人士身上获得些什么。我到处摸索着走着,说我只是来送礼物的,不需要部长做什么。十分钟后,他来到我跟前,礼貌地说,“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我告诉他我来只是要鼓励他,为他祷告并给他一个礼物。他看到我手中的圣经,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几乎每次我们用圣经做礼物的时候,他人的感激之情都有点让人受不了。因为赠送礼物在穆斯林文化中很受重视,上帝的话语更倍受尊重。
我们一起大概地看了一遍新约,谈论了一会儿上帝肯定想拯救黎巴嫩困境的话题。然后我问他能为他祷告些什么。他问我有没有听说前一天晚上300多人失去房屋的消息。我说没有。他刚会见了他们中的一位,并安排发放了些食物,但是如果没有毯子,他们晚上肯定会冻僵的。我问他我能否帮到忙……
接下来我记得,我到处筹集一两千美元。那天晚一些的时候,我们买了一卡车毯子并分给了他们。人们充满了感激。在这个离我家只有五英里,我从来都不知道还存在的靠海的地方,我们现在结识了许多“终生的朋友”。
那天夜里,部长从他家里给我打了电话。
“谢谢你,”他说。“你所做的正是耶稣会做的。以后只要我能帮到你的,请尽管告诉我。”
上帝在我们的软弱和不安中动工的方式真是奇妙。我们唯一能说的只有“好吧”。

基督般的视角

作为跟随耶稣的人,我们所能做的最重要的就只是,跟随他。耶稣本身就是福音。我们所带的信息就是耶稣。不是教会,不是资本主义,不是民主,不是教义,不是基督教这个宗教,不是加尔文,不是路德,不是民主人士,也不是共和党人。
如果我们真的希望和穆斯林朋友建立关系,最重要的就是跟随尔撒的引导。耶稣对人类充满同情,也看重门徒身上同样的品质,甚至高过个人牺牲的品质。
关于开始交谈的一些建议。
不要诋毁穆罕默德,不要轻率对待宗教词汇、上帝的名还有你的圣经,要予以尊重,你可能也会因此受到尊重。
要尽你所能防止单对单的辩论,或者我的宗教比你的宗教强的毁谤。因为那不是耶稣待人的方式,我们应该好好效仿他的榜样。
对你的穆斯林朋友的信仰感兴趣,不要用欺骗的方式,而是出于真心对他们和他们对上帝的看法感兴趣。事实上,经验证明,只谈论共同立场和日常的灵修,远比直接辩论更有效果。许多穆斯林很少受过宗教方面的教育,对其强加神学观点只会使双方受挫。
对于中东的穆斯林,你会发现,他们对逻辑的观点与西方完全不同。比如说,我刚到贝鲁特时,试图对新朋友使用C.S.路易斯的屡试不爽的 “主,骗子或者疯子”的方法 。我说因为耶稣本人称自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所以他要不是他说的那位,就是在撒谎,或者更甚,他肯定是神志不清。就只有这几种选项。不是对的就是错的。
“不对,”我的朋友摇着头说。“他是上帝的先知,他从来没有撒过谎也不可能是疯子。”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争辩道,“那就只剩下他是主的选项了。”
“不是。他是其他的什么。你的论断里需要更多的选项。”
“再没有选项了,”我手心满是汗地说。“我是合逻辑的,耶稣也是合逻辑的。”
他对此只是惊讶。
之后我才认识到他们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耶稣曾经住在他们的地区,说的是相似的语言,和他们有相似的民族特征。而现在这个伟大的白人传教士卡尔飞过大半个地球来告诉他们耶稣是合逻辑的……这真是一个美国人才能做出来的。
要真诚、要有耐心。不管我们来自哪个教派或教会,我们的任务都不是“确保让人皈依”。更大胆来说,我们甚至不是到这里来“建立王国”,而是来顺从国王。国王能建立他们自己的王国,当然耶稣也能建立他的王国。我们之所以能参与这个过程是因为我们在跟随他。
和穆斯林谈论耶稣的时候:应该用他的称号以示尊敬,比如:尔撒圣人、尔撒麦西哈(耶稣基督)。其实穆斯林也接受这个称号,它显示出了一种尊敬感。
很多穆斯林看到人祷告,读圣经或者虔诚的对待宗教之类的事物,都会很惊喜。在西方,我们太习惯了“教会与国家的分离”,所以在公众场合,我们适应了非宗教的规范。穆斯林认为这是公然漠视对上帝的虔诚。当我告诉很多穆斯林朋友,总统或者其他公众人物相信上帝时,他们都很吃惊。他们不知道,因为我们的媒体极少谈及上帝,看起来根本不存在对上帝的虔诚。然而伊斯兰国家正好相反。每个伊斯兰国家(包括非宗教的伊斯兰国家)都充满对宗教的敬虔和/或宗教传统。每个公众人物都是穆斯林。除了黎巴嫩的一些政治机构,每一个政治机构都不同程度的受伊斯兰教法的影响。
我们不想把虔诚写在脸上,但是我们可以公然自由地追求上帝的道路,做更像耶稣的人。这是我们渴望的生活,也会为许多真诚的友谊铺平道路。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